余温深款.

瞎几把写文的姑娘。严重ooc预警。
薛之谦/张伟/华晨宇/毛不易/刘维/...
墙头众多。永远的蜜柚。耶。
盗笔/全职/hp/黑执事/暗教/...
黄喻不逆靴靴。我永远喜欢all喻。
手帐/橡皮章/...
以上。有幸遇到你。

【薛花cp】与你-1

*薛之谦x华晨宇。现实向。来自冷西皮党最后的挣扎

*严重ooc预警

*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ky司马

*这儿铃葵。意见建议什么的评论随便提。我会努力改正

*结局he

*私设女明星。29岁,薛的朋友,就那种没名字的重要角色...后期可能会给她取个名。吧

*以后内容如果涉及选手的话私心cp天子/巨胖/签证
*或许占了明日之子tag。抱歉。会描写一些选手情节还请不要在意

*以上。能接受的请看下去。感谢❤

第一章  奶茶与咖啡

  《明日之子》录制结束。

  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冠亚季军都不再重要,这些选手总会有更好的发展。他们有的选择留在娱乐圈哪怕摸爬滚打也要为自己闯出一片天,有的则选择离开这一切回到之前的生活,怀揣才华安然地做一个小小的名人。

  于是三位星推官又一次愉悦地约起了火锅。

  说起来很奇怪,身为上上谦火锅店的老板,三人中最热衷火锅的却不是薛之谦而是杨幂。女生总是对美好的事物抑或食物没有多少抵抗力,即便是已经三十出头该被称为女人的杨幂也一样。

  挟着冷风从车内匆匆走进火锅店,三人由薛之谦领头进了一间包房,房内却是二十岁左右的男男女女,啤酒配着火锅,尖叫声和笑声搅成一团,吵得人头疼。离门最近的华晨宇连忙退出来确认房间号,从左到右看了三遍表示没错,其他两人虽有疑惑也不敢再待,刚刚吵得厉害没人注意,万一被认出来了会引发多大轰动可想而知。

  于是只能赶紧去找前台服务员另外开了个包间,再三确认房间号之后他们告别了忙到快要托马斯螺旋式上天的服务员,丝毫不敢再耽搁地找到房间进去。杨幂放包占位,其他两人纷纷效仿,动作之快速之幼稚简直就像再慢了又会有人来抢似的。

  然而这还不算完,吃的东西还没点。三人又一次异常幼稚地你推我我推你最终各自拎包一起出去了——所以刚刚的占位到底有什么用???

  鬼知道哦。

  回来时在走廊看见一个同样帽子围巾口罩墨镜披挂齐全的女人,对性别的辨别是以她披散的长发为依据。她拎着四杯饮料站在走廊尽头东张西望一番便迎着他们三个走来。不紧不慢很正常的步速,三个人却猝不及防地在她走到面前时手里被塞了一杯饮料。抬头一个照面被薛之谦认出,开口一句哪有一个人来吃火锅的。

  “我失恋了,不行啊。”女子有点敷衍地带着开玩笑的语气回答。

  “那你还买四杯饮料?”

  “朋友让我帮忙捎过来,结果我到时他们已经走了,就没办法喽,我一个人又喝不完。”

  “哦那谢谢啊。最后一期,看了没啊?”

  “我靠,饶了我吧你,就因为你我现在每周六定点熬夜快被自己整疯了。”说话间她掏出手机启动锁屏看了一眼时间又放回大衣口袋,“我先走了,拜拜。”

  薛之谦跟她道了别三人才进了房间,其他两人通过捕捉声音加锁屏壁纸加身高打扮等信息也都猜到是谁——一个女明星。拍戏基本只拍恐怖片,音乐方面有几分造诣,总能关注到与别人不同的东西,这是圈内的普遍评价。

  考虑到过会儿会有服务员进来,三人都没摘装备,房间暖气开得很足,外面狂风呼啸着,屋内却充满了温暖。杨幂把饮料从塑料袋里拿出来,透明的塑料大杯子上贴着打印的小票。

  “幂姐,你那杯是什么?”华晨宇抬头问道。

  “焦糖奶茶加珍珠。”杨幂照着小票念,乍一下感觉是很奇怪的搭配,仔细想想又似乎还不错。

  “我这杯是什么,毒药奶茶加冰淇淋?”薛之谦凑近看了一下,“我天哪什么鬼搭配这是,能喝吗。”说完自己笑了笑,戴上刚刚擦去雾气的眼镜透过塑料杯壁盯着淡褐色的奶茶,一脸大写加粗的不会中毒吧。

  “哎花花你的是什么?”杨幂从袋子里取出吸管插上,随口问了一句。

  “咖啡。”华晨宇笑了笑只答了一个词语,语气中含着的些许低落自然也是没人体会得出。小票上的“黑咖啡”三个字此时此刻突然看得他难受起来。那么苦的东西啊。

  可是不就跟自己一样吗。

  满含苦涩与不甘,也无法讨得那人欢心。

  他抬起头看着薛之谦和杨幂互相打趣,脑海里瞬间回放刚刚那个年轻女人揶揄般的一句“我失恋了”。突然地失落起来。

  薛之谦,薛之谦。

  薛老师。

  谦谦。

  这之后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合作了吧。

  本来主攻的就是不同风格,被一同提起也是在这个节目播出之后,因为一个虚拟的“二次元”选手两家粉丝撕成一片。一开始是谁多么多么真诚谁做作又失了初心,后来成了脏话嘲讽大战。有人中途恍然大悟转而diss节目组,有人仍是一副势不两立的架势。

  如今也一样。

  各种食材被端了上来,三个人终于如释重负般摘了那些捂得一身汗的东西,薛之谦忙着往汤里放食材,各种肉卷丸子蔬菜依次被丢进锅里,排出一个讲究得莫名其妙的顺序。杨幂在旁边有些好奇地看着,不时地出声询问理由。薛之谦一开始还特别一本正经地跟她讲先放这个不会串味,后放那个因为熟得快……到最后就成了“那个你别问了行不行,我刚才先放那个丸子就是顺手而已,我编不下去了”。

  这边杨幂跟薛之谦盯着火锅聊得热火朝天,那边华晨宇仍然低着头凝视着一次性咖啡杯上那张打印的小票,没过多久两人都发觉了不对劲。

  最名副其实的小吃货沉默得有些过分了。

  “花花?”薛之谦叫了一声,顺便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他碗里。

  “啊,怎么了?”华晨宇回过神来抬起头,看见薛之谦疑惑的眼神突然有些不知何来的惶恐。

  “在看什么?”薛之谦凑过来,“不喜欢喝吗,那要不换一下?那个毒药奶茶,哎呦真的是,听名字就有一种要谋财害命的即视感。”

  “不是,嗯,没什么。”下意识地遮掩了一下。

  “没事吧?”薛之谦还是不怎么放心。

  “没事的啦。”面前的小孩嘴角上扬笑了笑,并不是很明显的勉强,薛之谦却看得清楚。

  明明从录制结束到进火锅店都好好的,怎么接了杯咖啡就开始凝重了?虽说小孩确实是喜欢甜食,但身在娱乐圈总有昼夜不分的工作,没人会不习惯咖啡。

  或许只是不太喜欢吧。

  薛之谦强迫自己不往坏的方面去想,他不愿也不敢去思考面前的少年会有什么事能够在他们这些人面前让他走神让他强笑让他食不知味。

  他宁愿华晨宇永远没有这样的烦恼。

  两个人一筷子一筷子捞着食物内心都是山路十八弯,思考无数。被夹在中间的杨幂表示很委屈,并且气氛一下子阴沉了很多。

  她努力去找话题,薛之谦跟着她尬聊几句两个人都接不上话了。华晨宇只是笑笑,根本不回答。

  杨幂表示绝望。她最后也说不出什么了,就一直在嚼珍珠。嚼嚼嚼。

  嗯,有种淡淡的甜味,挺好吃的。

  薛之谦咬着吸管搅着碗里的菜,余光一直在往华晨宇那边瞟。那杯也不知是什么咖啡,他插了个吸管后一口没动,低着头也看不出神情。

  就在气氛要尬死的时候薛之谦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大概是上次那女人拨过来电话的时候为了方便指导选手直接按了免提外放,这会儿声音也清晰地传了出来。

  “那个你们还在那家店吗,帮我出去看一下走廊里有没有一个信封,蓝色带花纹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出去了……”

  “噢好的你别急。”薛之谦听她这声音是真急了,抱歉地笑了两下指指手机开门出去,一眼看到角落里色彩鲜明的信封。捡起来告诉她找到了,刻意压低却依然明显的一声Yes传出来,紧跟着一句你们什么时候结束我去找你拿。薛之谦估计一下时间给她报了个后半夜的点儿,她也没在意好几声谢谢出来然后就挂了电话。

  回去的时候气氛似乎活跃了点儿,明明就三个人聊不开也是挺奇怪的。虽然华晨宇的话还是没几句,但是总算有了冬夜火锅的热闹气氛。

  吵吵闹闹地几个人嘴角也终于都挂上了笑意,华晨宇笑得有几分真心几分勉强薛之谦也不敢去想,毕竟他自己的吸管都已经快被他咬烂了。

  薛之谦把那只绚丽而精致的信封放进自己包里,抬起头给另一边小女生般张罗着拍照发微博的杨幂比V字手势。眼看着手机摄像头转过来华晨宇也摆出自己独特的手势,眼镜微微下滑了一点,他也不在乎。

  看着那人故意龇牙咧嘴笑得张扬,华晨宇低头夹菜,嘴角上扬出一个弧度,又无力地落下。

  他真的很好啊。

  可他不是对谁都那样吗。

  所谓的“强吻”自己也好,陪着幂姐聊天接梗逗她笑也好,过往的很多很多,他华晨宇有幸经历的未曾见证的,所有人都说他很好。

  可也只是很好罢了。

  曾经再怎么甜也终究要结束了,将来还不是如同面前这杯咖啡的苦涩。

  暗恋不一定都是甜蜜的啊。

       tbc.

评论(31)
热度(69)
©余温深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