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温深款.

瞎几把写文的姑娘。严重ooc预警。
薛之谦/张伟/华晨宇/毛不易/刘维/...
墙头众多。永远的蜜柚。耶。
盗笔/全职/hp/黑执事/暗教/...
黄喻不逆靴靴。我永远喜欢all喻。
手帐/橡皮章/...
以上。有幸遇到你。

【黄喻】【戒网中心paro】浮沉 1

*架空向,戒网中心paro,不了解的可以百度“杨永信”“临沂戒网中心”“未消逝的青春2015”等关键词。

*没有任何踩黑角色之意,他们都是没有错的,所谓的网瘾本就不存在。硬要说黑的话大概也只有杨永信了。

*并不是所有原著角色都会出场,会根据剧情需要选取角色,但如果人物过多结局就无法展开了。

*主cp黄喻,前几章看起来大概是无差。后面会出现的cp包括但不限于包罗,韩张,王乔,叶蓝,孙肖。注意避雷。

*有原创角色。大概在5-6章初登场。

*OOC,幼儿园文笔,各种意见各种吐槽尽管来x



山村是真正的地狱。

这个故事里每一个曾心惊胆战,历经生死的人都如此说。

    

    当记者的录音笔递到面前时,黄少天很罕见地没有直接开口。

他宛如夜空般璀璨的眸子里星星一瞬间全部黯淡了。

年轻的女记者一愣,以为自己是太过直接莽撞,刚想要有动作却被旁边扛着摄像机的男子轻轻碰了一下,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动。

女记者停止了动作,却也不抬头不催促,只是盯着那支录音笔看,仿佛能凭空看出一段让她满意交稿的录音。

此时的黄少天正将身边喻文州的手紧紧地攥住。他用的力很大,喻文州肯定是疼的,却没有任何不悦的迹象,反而将另一只手轻轻地覆上黄少天的手背。两人表情都是少有的凝重。黄少天几次想要开口又闭上了嘴反复斟酌着,喻文州将唇角弯出一个礼貌的弧度,却是摄像隔着一台机器都能看出的勉强。

对于一向温文尔雅礼貌待人的喻文州来说,这已是少有的失态。

究竟是多么无边的黑暗,才能让黄少天穷其所能都照不亮一片?

究竟是多么深邃的海洋,才能让喻文州竭尽全力都触不到海面?

答案是山村,也只有山村。

准确地说,是山村的戒网中心。

     

    黄少天第一次来到山村时那些曾被社会严重谴责的新闻已经成了不能再旧的旧闻。以“杨永信”“电击疗法”为首版标题的报纸也不似当年炙手可热被人疯狂传看,它们或许早已预料到自己被拿去垫桌脚或是糊墙的结局,只是无言地静默着,守在相同的位置。

就像那所谓的戒网中心,应付过一波又一波舆论,而后继续逍遥法外。

黄少天或许在什么地方读到过这些陈旧的报纸,但他对此毫无印象。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算是很幸运的。

理由一是无知者无畏,就像你正在潜水观赏海底的绚烂,倘若你不知道自己下一秒就会被凶猛的鱼类一口吞噬死无全尸,这一秒无疑是愉快的。

而理由二则是,黄少天身边有喻文州——他的邻居,同学,朋友兼发小——陪伴着。

两人从小无话不谈,家人关系也十分融洽,经常聚在一起聊天。两个女人谈论着生活琐事,从商业街某家店的新衣服聊到某个新品牌的纸巾,两个男人在一旁喝茶,互相拍着对方的肩膀打趣,偶尔应和一两句自己的妻子。而黄少天和喻文州更是可以用亲密无间来形容,甚至过年都是两人一起在电视机前昏昏欲睡守到十二点,黄少天困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嘴还不停,叽叽喳喳在那讲段子,喻文州就靠在旁边边笑边听,最后苦苦撑到新年钟声敲响,互道一声新年快乐就头靠头沉入梦乡。

而某种意义上,这种情况也并不是太好。

因为关系好导致从小到大两个人都要被打包,从小学三年级的放风筝比赛到高中一年级的小组讨论,再到现在,高二,两个人被一起送进了戒网中心。

戒网中心独占一个大大的院子,四周是三层楼房,在这四周都是平房瓦顶的贫穷村子里鹤立鸡群,显得格外突兀。

车停下的时候黄少天还懵逼得要命,四下环顾发现后面的喻文州拉开车门走了下来才跟着下去,两人的父母都拎着行李,站在一起不知说着什么。他跑过去拍了一下喻文州的肩,那人温文尔雅地对他笑了一下,随后便拉着他的手跟着不知何时已经开始向前移动的家长们前行。

大约走了一二百米,在看见戒网中心的院门的时候,前面迎来了几个人。打头的是个一米八左右的男生,有些虚胖,带着微笑,整个人透着一股慵懒的气质,他伸手接过走在最前面的黄少天妈妈手里的行李那一刻,黄少天注意到那人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自我介绍一下啊,我叫叶修。”男生的声音也是慵懒的,有几分满不在乎的味道,“这就是新来的吧?哎老韩你别板着个脸,吓着人家了。”

“别废话。”后面有人说了这么一句,语气十分不善。

“哟怎么着,想学小周啊?可惜了你这一身肌肉,想转型都转不了。”叶修又接了喻文州父亲手中的行李,转身递给了身后的韩文清,“行了行了都走了啊,快点儿,哎你俩上前面来,小伙子看着挺利索一个人怎么那么磨叽呢......”

“卧槽你说谁磨叽啊你有本事再说一遍我黄少天可是运动会全校第一的男人......”黄少天瞬间就炸毛了,嗖地一下窜到最前面,那架势简直像要咬人。

“黄少天是吧?名儿不错。”叶修点了点头,“到了那儿收敛点,把你那脏字都去了能少吃不少苦头。你叫什么名字?”最后这一句却俨然是对着刚刚走上前与他们并排的喻文州说的,倒也没去追究黄少天的磨不磨叽和运动会第一有什么关系这一严重的逻辑问题。

“喻文州。”喻文州微微勾起唇角,一个礼貌的弧度。

“趁这时候多笑笑啊。”叶修却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到时候就不一定有机会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也没有去追问。看着近在咫尺的戒网中心大门,恍惚间想起了那个火爆的网络游戏《荣耀》,还有他的角色索克萨尔。

准确地说,是想到了索克萨尔的70级大招——死亡之门。还是不需要读条和手动操作的那种。

或者说它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读条完毕,有人一直在操控着它。

但这个技能的时限,是多久呢。

 

一步,两步。

踏进这扇门的那刻,便不会被允许离开。

真的该叫它死亡之门吗?

或许地狱之门更加恰当。


评论(15)
热度(29)
©余温深款.
Powered by LOFTER